驳栖于山

石切丸青江双推,崎山つばさ♡。

目前只产出刀剑和陰陽師(小说电影)相关,为了吃其他cp而关注我的朋友可以随时取关。

土豆菌在画画呢:

🎨为阴阳师比赛画的茨木童子😆 貌见桥梗

🌟传说茨木年幼时,在某日夜晚在湖畔溜达,过桥时发现自己在水镜中的倒影呈现出鬼相,便顺从了命运的召唤,抛弃了人世,回归到大江山中,从此与酒吞过上了没羞没臊得幸福生活。 那做桥也被名为貌见桥

【石青】温度(6)

划水混更……

对战蓄力中……

也就九百多字吧……


前文走:点我看石切丸和青江一吻定情(没有

我的其他石青坑走这里:点我看石切丸和青江在各种场合谈恋爱


============================


(10)

身体里长出了一棵树。

青江盖着薄毯,在沙发上翻身,心想自己身体里这棵树,大概是夏天的时候种了下来,却因为着种种原因,错过了夏天的雨水和阳光,秋天才反季节地生长。

夏天似乎总能叫人想起苦热和漫长,汗水淋漓的身体,穿的很单薄的夏衣,人会理所当然地露出更多的皮肤,青江这样想着,石切丸的皮肤,石切丸的半袖衬衫露出来的手肘,手臂内侧稍微发白的手臂——但是色...

【长蜂/一发完】无题

虽然好像说过只写石青但是这个极化的蜂须贺仙女他的语音也太甜了吧……虎徹is riooooooo!!!!这是结婚的钱你们快拿去结婚!!!这么爱哥哥不要爱你在心口难开了(不!!!

爆肝短打,第一次写长蜂,紧张地搓起了手【【【。

高糖,我保证。

打个广告:作者其他石青坑走这里

=================================

在这一刻之前蜂须贺从来没去思考过,有人身之后的种种感情究竟对他代表着什么。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种事情不到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时候又有谁会想起来呢?

对弟弟的喜爱,对同僚的信任,或者在最开始显现的时候就耿耿于怀的,对虎徹赝品的诸多不满,在这一刻真正地到...

【石青】温度(5)

我服气了我把时间定成是我这里的七点钟……一醒来什么更新都没有,我可能是真的困傻了


大家好我又回来了……变小猪是第一生产力

尽快地把这个写完然后我就去写别的了,太久不写东西填坑填的失去梦想变成大鸡腿……

前文(发现上次更新是去年九月……我……)走这里:石❤青

我的其余石青同人作品走这里:石❤青

==========================


(9)

到底是喝了酒还是喝了迷魂药?

宿醉的连锁反应实在过于强烈,明明刚醒过来时还没有那么严重,没想到现在居然——青江感觉剧烈的头疼并且难以呼吸地想吐,但胃里的酒液早就流走了,早饭也什么都没吃:还好什么都没吃,要是吐在了被自己带...

看完复联3了,心碎2018

使用了青江妆面ver2))咸鱼画手什么都没有xxxx

【石青】2017年6月至今所有石青文整理(更新中)

谢谢各位捧场


【完结】穿过雨的电车:

(1)

(可以从1跳到10然后10就有全部目录了我太懒了大家自取吧吧吧吧吧吧


【完结】双盲恋爱:

(上)

(中)

(下)


【完结】夜行路:

(上)

(中)

(中下)

(下)


【连载】温度:

(1)

(2)

(3)

(4)

(5)

(6)


【重修/连载】他与酒吧与暖炉:

之前的暖炉部分我备份之后会删掉的xxx

(1)


【一发完】等雨停


【一发完】学园祭


【一发完】水月蜃楼


【一发完】connection


【一发完】车


【石青/重修再发】他与酒吧与暖炉(1)

之前的剧情被我写死了】】】重修一次再发,梗换了不少,基本上是全部重新写了一次,如果有大段的之前剧情存留我会告知

其实我原本想再等一个月更新的(你

但是为了不变小猪【。


============================

(一)

二月底,春天迟迟不来。

虽然春天还没有到,冷雨倒是非常勤快地下了很多次,空气冰冷又潮湿,早起穿着外套出门的时候冻得有点僵硬的手指和哈出的白起看起来和隆冬并无二致。原本抱着“说不定哪天一下子就出太阳来到春天”想法的笑面青江,在一周过去还是断断续续在下的冷雨面前也不得不低头,默默地在每一个回家的傍晚脱下湿了一角或者完全湿透的袜子,把泡的有点发白的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癫狂)

GOR叔:

[授权汉化]<源氏特辑>

过激核弹——周日晚的骨科超量放送!

齁甜的心空日常 / Kevin髭造型预约中

‘我,好像得了兄长饥渴症。’

朱里twi走  

一期先生什么时候从半空中下来呢

【石青/完结】夜行路(下)

用这篇万圣节贺文给大家拜年了(住口

后面绝对·绝对·绝对会有后续的

复习走:(上) (中) (中下)

================================

“不然,认定了我是好人的青江随随便便就可以用一句话搪塞我,然后让我离开这里吧?现在却这么费力气地全部要告诉我,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青江不由自主地想要往后退,石切丸却没有像他想的那样逼近过来,只是看着他的眼睛,换了个问题问道:“如果我要走的话,青江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大概只经过了几次呼吸也不到的时间,青江看着石切丸,张了张嘴,保持这个动作直到他找回自己...

12345
©驳栖于山 | Powered by LOFTER